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明末之虎 > 第九百五十五章 嘎木战死 余部归降

第九百五十五章 嘎木战死 余部归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与溃兵一起纵马奔逃的藏南头人嘎木,自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。
  他眼睁睁地看到,那汹涌而来的唐军的枪兵与骑兵,有如追命死神一般,依然对这些可怜的逃兵追杀不止,他的心下,有如刀割。
  可恨啊,近十万精锐,一朝荡尽,这简直是自已当头人以来,不,是带兵以来,最大的耻辱与败仗!
  更让他感觉悲哀与耻辱的,便是除了紧紧跟随自已的亲随军兵,尚是阵伍齐整外,那些正在战场上四下溃逃的敌军军兵,早就秩序全无,个个夺命狂奔,每个人的脸上,满是对活下去的渴望,纷纷都使出吃奶的力气,撒开脚丫尽力向后奔逃,以期能跟上主帅逃亡的脚步。
  而在他们身后,那些该死的唐军枪兵与骑兵,依然如影随形,追杀不止。
  嘎木目睹这般情形,心下的惨痛与绝望,几乎难以用语言来形容。
  这般局面,真真愧杀先人也!
  然后,他很快就想到了更可怕的一点。
  那就是,唐军这般如影随形般追来,若不舍车保帅,只怕自已亦难逃脱。
  嘎木一咬牙,又下了一道命令“除护卫骑兵外,全体骑兵听令,返回断后,为全军争取西撤时间!”
  “得令!”
  三千多名骑兵奉命,匆匆拔转马头,前去断后截杀。
  嘎木最后匆匆望了一眼,那大批骑兵匆匆而去的身影,心下总有种难以言说的不良预感,却又不便多说什么。
  他再不多言,长喝了一声驾,便猛磕马肚,与一百余名精骑护卫,一道加速从战场上疾撤逃走。
  而在他身后,大批溃兵如影随形,狼狈跟随离去,逃去的叛军军兵,卷起一路烟尘,匆匆往南而去。
  那些返身复战的叛军骑兵,迅速地与迎面而来的唐军,激战在一起。
  那一路高速冲来的唐军骑兵,整体阵形呈半圆状,有如一只凶猛的拳头,以十分凌厉之势,瞬间冲入了返身复战的叛军骑兵之中。
  这些人马俱着重甲,重达半吨的玄虎重骑的唐军骑兵,作出唐军突击的箭头,他们冲击凌厉,有如一辆辆飞奔的坦克一般,把原本就仓促应战,士气低沮的叛军骑兵,被狂冲而来的唐军骑兵,一击致杀。
  极多的叛军骑兵,胸口被锋利的骑枪捅了个对穿,脑袋被锐利的骑刀生生砍掉,残肢碎骸漫空飞舞,鲜血迸洒一地,死状十分骇人。
  阵形严整又有具冲击力的唐军骑兵,立即给阵伍散乱又十气低沮的叛军骑兵,来了一记结结实实的凶猛重击。
  唐军这次冲击,至少让数百名叛军骑兵非死即伤,彻底失去战斗力。
  一记重击之后,唐军骑兵与依然咬牙冲来的叛军骑兵,立即绞杀在一起。
  刀剑相砍的叮当声,砍断骨头令人牙酸的卟卟声,捅入人体马身的沉闷噗噗声,人濒死的惨叫与马临终的悲鸣,顿时响起一片。
  只不过,在唐军骑兵的强横战力与凌厉突击面前,叛军骑兵的抵抗,却是越来越勉强,仅有招架之功,全无还手之力。
  这场胶着对战,可以清楚看到,唐军的阵型不断地向前挤压冲击,叛军阵型,则不断地向后退缩,整个阵型越发凌乱不整,两军战阵,已呈犬牙交错状,彼此互相吞入。
  两军交战,刀砍枪刺,喝喊连连,不断地有叛军骑兵惨叫着倒下,而偶尔亦可见到唐军骑兵中枪下马,或是坐骑被砍翻在地,发出声声悲鸣。
  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,唐军骑兵士气与作战技巧,皆远在对面的叛军骑兵之上,战场优势依然不断地向唐军倾斜,而随着后面的唐军枪兵快步赶来,整个战局瞬间明朗化。
  一名名手持4米精钢长枪的唐军枪兵,一路奔路到此,已是人人气喘吁吁,却犹是精神百倍,士气如虹。他们呐喊着快步冲来,把叛军骑兵的后路彻底截断,把他们从前到后完全包抄,让这一众敌军,陷入了被彻底包围的绝境。
  一柄柄锋利的精钢长枪,有如飞翔的毒龙,呼啸着狠狠地捅刺过来,无数的叛军兵,纷纷被长枪捅中要害,一名又一名士卒惨叫着倒地而亡,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了。
  这些腹背受敌的叛军骑兵,又极其艰难地抵抗了一阵后,终于彻底崩溃了。
  大批的叛军骑兵,开始不惜代价地奋力突围。
  只不过,战到此时,还有心力突围的人,毕竟是少数,更有极多的叛军骑兵大声地嚎哭着,就地扔了武器,高举双手乞求饶命,模样十分可怜。
  只不过,在这一片混乱的战场上,因为遍地的敌军已然近乎无法收拾,唐军根本就没有能力与时间来收拢俘虏,故那些杀红了眼的唐军骑兵与枪兵,依然有如野兽一般吼叫着,毫不留情地要将剩余的叛军骑兵全部杀光。
  最终,仅有不足二百骑的叛军骑兵,拼却一死杀出重围,极其侥幸地保全性命,逃出生天。
  而其余的数千名叛军骑兵,则全部在这有如修罗屠宰场般的战场上,眼看着就要被唐军干脆利落地杀掉。
  就在这关键时节,唐军统帅李啸同意了他们的投降,两边的传令兵高挥大旗打出旗语,那一众杀红了眼的唐军骑兵,才终于停止了这一边倒的杀戮。
  仅有一千余名叛军骑兵,终于顺利保得性命,他们纷纷滚鞍下马,哀哭受降。
  唐军骑兵干掉了阻路的这数各骑兵,继续马不停蹄,一路追杀那已南窜远去的藏南头人嘎木。
  见到这些唐军骑兵一路啸叫着,有如野兽一般直冲过来,嘎木内心忧如火焚,只得连声催促手下加快速度,尽快逃出唐军的魔掌。
  只不过,他们的速度,毕竟还是稍慢了一步。
  有一千多名飞鹞子轻骑,有如疾风一般,呼啸着兜转到了撤逃的嘎木等人前面,然后迅速散开,彻底地堵住了他们逃路之路。
  然后,这些前面堵路的飞鹞子轻骑,与后面尾追的唐军重骑,一道策马狂奔,吼叫着向困在中间的嘎木等人包夹而来。
  从前后两处,一路高速冲来的两部唐军骑兵,整体阵形各呈半圆状,有如两只凶猛的拳头,以十分凌厉之势,向包夹在其中的叛军护卫骑兵,凶狠地合击而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