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时笙顾霆琛 > 第250章 舍不得还他这一刀

第250章 舍不得还他这一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我就不怕遭天谴吗?
  难道做错事的是我吗?!
  曾经那一刀是我自己刺的么?
  我曾经有无数次的念头想将这刀还给席湛,可是临了头心底还是怕了、心软了!
  我走到他的面前喊着,“席湛。”
  眼前的男人再也不是我的二哥。
  他太高了,高到我需要去仰望着他。
  席湛微微垂眸淡淡的目光望着我,我想对他说些什么可发现此刻说什么都多此一举。
  我的脑袋晕沉沉的,我走到他的面前将刀尖抵在他的腹部,他没有躲,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令我糟心,像是笃定我不会伤害他似的!
  “允儿,这刀我该还你。”
  连他自己都清楚自己该受这刀。
  可我不愿意再还给他。
  我要让他带着愧疚过一辈子。
  我的意识开始恍恍惚惚,脚步发虚到撑不住自己的身体,我想后退回到谈温的身侧,但身体快速的向地上坠落,席湛反应极快的将我搂在了他的怀里,嗓音冰冷的问:“怎么?”
  从席湛离开桐城到芬兰后,期间他很少与我联系,甚至很少回复我的消息,却总是等着我的晚安方才入睡,那时我感到特别的幸福。
  笃定的觉得这辈子找对了男人!
  可一个月前他狠狠地让我清醒了!
  时隔两月,从他离开桐城后的两月,我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贴进了他的怀里,身侧全是他的清冽气息,这一刻身体颤抖的很厉害。
  像是自己如履薄冰的站在一片冰冻了的汪洋大海上,只要我稍有动作那片冰面便会向四周裂开无数裂纹,而我的结局就是掉落到海里等冰冷的海水淹没过我,最后窒息而亡。
  我虚弱的将下巴放在席湛的肩膀上,谈温焦急的喊着我,席湛冷然的问:“她如何?”
  谈温被我下过死命令不能说出我的身体状况,他敷衍解释道:“家主的脑袋被人踢过,所以总是感到晕眩,应该是突然来到这么寒冷的地方她一时之间没受住,我这就叫医生。”
  男人怔怔道:“被人踢过……”
  谈温随行带了医生的。
  我感觉眼睛快睁不开了,闭着眼察觉到男人的手指抚摸上了我的脸颊,很轻很柔的动作,却犹如毒药似的让我的心底瞬间崩溃。
  我彻底晕死在席湛的怀里。
  这一刀始终没有还给他。
  始终没有……
  身体冷的要命,我嘴里一直喊着荆曳的名字让他给我的身上搭一件衣服,但自己好似被人紧紧的搂进了怀里,可我仍旧觉得不够。
  我喊着荆曳的名字,“你在不在?”
  终于有人回应我,“我在这里。”
  “我想见见小狮。”
  “小狮是谁?”他问。
  小狮是谁?!
  我也不记得小狮是谁。
  好像是一个很可爱的婴儿。
  我无措的说:“我的孩子是狮子座。”
  没有人再回应我,我感到莫名的恐慌,我又陷入了梦境,梦里又回到了时家别墅。
  别墅里有我的爸妈,时骋,九儿以及我的那双儿女,可唯独没有席湛以及宋亦然。
  这是我曾经做过的梦。
  我怎么又梦见了这个?
  心里的恐惧是那般的深,我想睁开眼可是眼皮却是那么的沉重,沉重到自己已经死掉!
  不知过了多久,待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透着古韵的床上,这儿很眼熟。
  我缓了好一阵才想起这儿是老宅,是席湛的庭院,我身体疲倦的起身拿过床边的衣服穿上,推开门看见男人挺拔的背影正对着我。
  背对着我的男人西装革履,黑色衬托着他的孤冷,我想关上门进房间,可又明白逃避不是办法,我迈出门槛问他,“我怎么在这儿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